1234 Street Name, City Name, United States
(123) 456-7890 info@yourdomain.com

有关小蘑菇app手机版下载

疾风狼(精英宠物)

0级(每级增加10HP,物攻7,物防1,魔防1,);

生命:20;

能量:100(宠物特有属性,每秒恢复2点,每次普通攻击增加2点);

物攻:10;

攻速:2.0(每2秒一次普通攻击)

物理防御:10;

魔法防御:5,

技能:撕咬、爪击、撕裂、横扫、狂奔

撕咬(主动):用獠牙撕咬对方,对单个目标造成180%攻击伤害,消耗能量20点,技能冷却10秒。

爪击(主动):用锋利的爪子,攻击单个目标,造成150%攻击伤害,消耗能量20点,技能冷却时间10秒。

撕裂(主动):撕裂目标伤口,造成流血和破甲效果,每3秒造成固定流血伤害1点(随等级变化),持续15秒,可叠加3层;降低对方护甲5%,持续15秒,可叠加3层,消耗能量15点,冷却时间12秒。

薄荷味的纯真少女让人清爽

横扫(主动):强有力的前爪横扫前方,最多攻击五个目标,对每个目标造成60%攻击伤害,消耗能量30点,冷却时间5秒。

狂奔(主动):增加自身30%移动速度,持续12秒,消耗能量30点,冷却时间60秒。

总体来说,这只疾风狼的攻击成长属性,在纯物攻的精英宠物中,只能算中等偏上,并没有达到满值的8点,不过技能的搭配却是非常的不错,起码达到了七夜的要求。

带着王子,继续杀戮余下的精英狼,在获得了大量的经验值和材料下,向着峡谷的其余方向深入,他还想要试着找一找精英猎豹或者精英蛇类野兽。

只是随着在一个个野兽族群地盘穿过,却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精英宠物供他驯服。

要不就是不和他心意,要不就是技能搭配太坑,唯一一只让他有些想法的白斑蛇精英,却是蛇王的精英护卫。

要是他跑过去驯服,百分百会成为蛇王的口粮,然后成为峡谷土地的肥料。

眼看着天色大亮,七夜开始退出峡谷,疾风狼刚刚收服,等级是0级,必须要重新练级,自然是只能去低级怪区了。

毕竟宠物每死亡一次,是会掉亲密度的,一开始收服的宠物,亲密度才40点,这要是死一次,那就会有叛逃的危险了。

想要提高亲密度,一是通过一起战斗获得增加,二就是准备宠物专有口粮,每一种不同类型的宠物,喜欢的口粮也有所不同,这个只能自己去尝试。

像狼类野兽,一般都是喂食各种肉类,就能增加亲密度。

所以七夜准备带这只疾风狼先去杀鸡,多弄点肉食,以必不时之需。

虚无梦幻开服第10天。

铁手抡锤昼夜不停的锻造,加上材料充足的情况下,顺利的进阶到了初级铁匠,比之七夜上一世知道的时间,足足早了3天。

按照约定,成为雷霆·怒亲传弟子的隐藏任务流程也直接告诉了他,同时还给他花高价买来了一整套的绿色配方,其中包括了武器、铠甲和防具等。

使用自由锻造模式,并锻造九件超长属性的绿色装备。

看着铁手抡锤挥汗如雨的锻造,七夜却紧紧的一直盯着光头铁匠,每当锻造出一件超长属性的绿色装备时。

雷霆·怒的眼睛就会出现一丝光亮,要不是七夜死死的盯着他的反应,绝对不会看到这种弹指一挥的瞬间变化。

当铁手抡锤足足锻造出九件超长属性的绿色装备时,雷霆·怒第一次从他的躺椅上站立了起来。

油光闪亮的脑袋,坚毅的脸庞,剑眉星目,超两米的身高,爆炸式的肌肉如同磐石般扎结在一起,看上去给人一种非常大的压迫力。

但这家伙虽然爬了起来,却并没有过来,而是一脸思索般的打量着铁手抡锤,看着他抓大铁锤的臂膀,最后目光停留在铁手抡锤那如同难民般瘦弱的躯体上。

“锤子,现在是最后一步了,不要用系统给的配方,按照现实中的锻造技巧,使用铁锭、铜锭、银锭和金锭锻造一件最拿手的装备,武器也好,铠甲也罢,防具也可,只要能锻造出一件绿色品质的装备就行。”

收回看着雷霆·怒的目标,七夜通过系统中的好友面板,给铁手抡锤发送着信息。

这种信息内容,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,以为虚无梦幻中有名有姓的NPC都是傻瓜?

要是这么认为,那么就准备被他们坑死吧!

铁手抡锤深吸了一口气,他也注意到了光头铁匠的神态,也明白了现在是最关键的一步,成功了,触发隐藏任务,失败了万事皆休。

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节奏,活动了一下手腕和手臂,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顶峰后,快速的朝熔炉中丢入了5块铁锭。

等到铁锭融化成为铁水后,引到了一个磨具之中,浇上水,瞬间雾气升腾,使得这块毛坯成为了一块长柄型的铁块。

依法炮制,铜锭、银锭和金锭,只是放入的材料少了很多。

当四块粗胚完成时,一次性的放入了熔炉之中,当粗胚快要融化的刹那,取出,丢到了特制大锭子上,开始疯狂捶打起来。

两块粗胚通过捶打,缓慢融合,然后又加入一块,最后在加入一块,直到四块粗胚融合一起,不分彼此后。

铁手抡锤开始了有规律有节奏的敲打起来。

材料的融合,使得锻造物品开始拉长,通过捶打,开始渐渐的演变成为了一把大剑毛胎。

捶打,不断的捶打,控制位置,塑造模型,一百次,一千次,一万次。

累了就休息片刻,然后继续捶打。

通过加温,捶打,冷却,再加温,再捶打,再冷却,反反复复间,一把大剑的形象慢慢的定型。

捶打已经不能破坏大剑体型丝毫,但铁手抡锤一点都没有停手,还是按照特定的规律,敲打。

直到一抹莹莹绿光突兀的出现在大剑之上,铁手抡锤才最后一锤子落下,出现了定格。

一把散发着淡淡绿光的大剑,安静的躺在锭台之上,光芒柔和,让人一看就知道,这不是凡品。